栏目:

【二尺半】【完】 - 【二尺半】【完】

2019-08-31

那时候,乡村的女人生孩子没有节制,哺乳期的女人随处可见。乡村的女人没什么文化,很单纯,也很开放,想看到她们充满奶水的奶子很容易,想吃到她们的奶水也不难。说话是计划经济年代,生产队还没有解体,男女社员集体劳动,为这类故事提供了广阔的空间。  先说个引子。这引子不新奇,在生活中很普遍,所以很多作品中都描写过--  夏锄的时候,一群女人给棉花间苗,这是个细致活儿,年轻人干不来,都是三十岁往上的老娘们儿。老娘们儿到一块儿,难免东家长西家短地扯老婆舌。生产组长大榔头来检查质量和进度,发现女人们只顾闲唠嗑,活儿干得很慢,嘴里就不干不净地损了她们几句,比较经典的一句是,说她们“磨鸡巴蹭卵子”,就是磨洋工的意思。屯中论,对这些女人,大榔头不是叫嫂子就是叫婶子。大榔头还是个光棍儿,嫂子婶子便以此为由头,对大榔头展开攻击:  “说谁磨鸡巴蹭卵子?咱长那玩意了吗?”  “就是!你才磨鸡巴蹭卵子!”  “他一个光棍子,没


本页网址
标签
口味推荐